陈奕迅歌曲《斯德哥尔摩情人》歌词+试听有感

林夕把爱情中的两人关系,比喻成绑匪和人质,我觉得这首歌应该是从人质的角度来写的。被劫持的不是性命,而是全部的感情和理智,喜怒哀乐攥于对方之手。对方无数次的伤害,无数次的为你擦拭伤口,固然你伤心于ta的伤害,却又更多地被他的关爱打动,于是纠缠。然而大多数人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自我感动,顾影自怜。ta是你的全世界,你是ta的可有可无

陈奕迅歌曲《斯德哥尔摩情人》歌词;

斯德哥尔摩情人 - 陈奕迅 (Eason Chan)
词:林夕
曲:C.Y.Kong
编曲:C.Y.Kong
制作人:梁荣骏
逃避分开的孤独 情愿一起不舒服
其实你那占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教育
未能做空虚的枯木
滞留在挤拥的监狱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为了大局
上了瘾也不戒毒
没有献出我的脸怎拍响
没有两巴掌怎制止痕痒
糊涂地软弱当善良
谁就这样变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亮
也许 当我感到窒息想逃亡
却未戒掉浴血的欲望
也许早已恋上共绑匪苦海慈航
原谅你越爱越恶
满足我预计的失望
是盲目地伟大成狂
还是受害受用 犯贱犯到被虐成狂
能为你忍受 然后当享受
那又何妨
为逃避轻松得孤独
便宁愿紧张得舒服
无谓设计了布局 这样快结局
爱与痛也不到肉
像战争片 最好有死有伤
未吓到尖叫哭也不流畅
完全为配合我软弱
才令你乐意肆虐
作恶也要好对象
也许 早已不觉窒息想投降
舔尽你赠我的一额汗
也许早已适应 就此跟绑匪同床
谁料你 谁料我
能合作到爱死对方
应该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么逃亡
却未戒掉妥协的欲望
也许早已恋上共绑匪苦海慈航
情欲要被你勒索
也许有助刺激心脏
是盲目地伟大成狂
还是受害受用 犯贱犯到被虐成狂
能为你忍受 然后当享受
那又何妨
没有我给你操纵的快感
问你的兴奋知觉怎膨胀
完全为配合我软弱
才令你乐意肆虐 作恶也要好对象
也许 早已不觉窒息想投降
舔尽你赠我的一额汗
也许早已适应 就此跟绑匪同床
谁料你 谁料我
能合作到爱死对方
应该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么逃亡
却未戒掉妥协的欲望
也许早已恋上共绑匪苦海慈航
情欲要被你勒索
也许有助刺激心脏
但无论是伟大成狂
还是受害受用 犯贱犯到被虐成狂
看着 是谁令幸福给殓葬
别喊冤 别叫屈 别诉苦
在这宗惨案
全赖我忍受 才令你享受
我是同谋 绝对是同谋

陈奕迅歌曲《斯德哥尔摩情人》试听有感:

我们似乎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我们往往长期被黑暗绑架却又为它辩护,于是,我们就此掐灭了光亮;我们或许受强权胁迫却又因而习以为常,于是,我们顺势苟且屈服;我们往往面对不公噤若寒蝉却又莫名安然,于是,我们反而嘲讽勇者。这是一个社会的痼疾,是这个社会中那些或“摸黑生存”,或“保持沉默”,或“蜷伏于墙角”的人曾经的对光明的坚守变质而成的对黑暗的享受。 林夕大概想表达的就是这些吧

“一旦亲密起来,我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去暴露自己最坏最丑的一面,像是在恐吓,“你看啊,我就是这样的人,并不是你期待的那么好,你看清楚了还要继续靠近我吗?”你要无所畏惧的留在我身边,我就会让你看到我的全部,并不全是糟糕的,还有只给你的,最温柔的,最忠诚的。”

每次听都想哭,是真的心痛。把一切摊开来,冷冷的看心在流血。也许想逃却逃不掉大概就是真的爱情了。也许,林夕骨子里也是极度自卑却又极度高傲的人。只是习惯了爱一个人会爱到这种地步。绝非本意,却也离不开。爱死了那样的占有欲。这种感情,是一般人不敢碰也不敢拥有的。我宁愿一辈子都这么极端。

斯德哥尔摩情人、低等动物、六月飞霜是EASON三首有毒的歌,毒到撕心,毒到让人反省。不得不说,斯德哥尔摩情人是里面最耐听的,也是最带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