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绿的歌《他举起右手点名》歌词 试听有感

《他举起右手点名》这首歌是在想象被希特勒下令带往集中营的一群人,被拐骗进永无天日的火车上,一路到未知尽头的心情,如果我是一个隐形者,有能力听到当场他们沉默下思想的声音,那对话会多么巨大。这个噩梦,充满了七嘴八舌、无限疑猜,有的角落谩骂,有的角落抓狂,有些放弃了只能祈祷,有些濒临死亡发出谵语,有些因为惊魂已然失去了信仰能力,顾不得教条而怨天尤人,一句话还来不及说完就断气了。

苏打绿的歌《他举起右手点名》

苏打绿的歌《他举起右手点名》歌词:

他举起右手点名 (He Raised His Hand to Make a Roll Call) - 苏打绿 (Sodagreen)
词:吴青峰
曲:吴青峰
「这是众人共谋的一个恶游戏」
「那火车不应该载我们到这里」
「个个幽灵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个编号还是拥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让人手舞足蹈」
「看它们正要夺走凯旋的指环」
「这里甚至不容许粗糙的渴望」
「时间是不存在的 让恶梦喂养」
「被逼迫着走了岔路 」
「还能活着再见吗」
「移民」「俘虏」「同性恋」
「吉普赛」「犹太」
「有没有它这么恨我们的八卦」
「几十年后 世界会不会还一样」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
「 而是受这苦没理由」
「看官们 若有选择」
「 你会当受害者或刽子手」
「它的纶音让我们集中如蝼蚁」
「瘟疫的红十字」
「痉挛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梦吼惊醒多血淋淋」
「给它一根指头 它要我整只手」
「所有生灵加起来」
「 也不值它一个欲望」
「宁可站着死去 也不跪着苟活」
「在爱仇敌之前 却先恨了朋友
「住进一朵火焰 就成为萤火虫」
「因为他的不公」
「才有了第一个杀人犯」
「智慧带来原罪」
「别用契约驯服我」
「命运瞎了眼 谁能抓一绺头发」
「天毒气已四溢 我逐渐失去我」
「脱下你的衣和帽」「我我的手」
「打开你的齿和嘴」「我的脸」
「检查你的心和肾」「剥离你的灵和魂」
「我的疯狂」
「为什么要相信你」「我我的手」
「你哪里会是真理」「我的脸」
「谁管是不是经典」「谁管有没有页数」
「我的疯狂」
「苏菲湿婆请解救」「我我的手」
「圣哲神佛都入堕」「我的脸」
「轮回涅盘谁操纵」「如你一般怎么做」
「我的疯狂」
「出草火大风大中」「我我的手」
「晓星早已经坠落」「我的脸」
「 גאולה...סליחה... תשובה」
「ॐमणिपद्मेहूँ 」「我的疯狂」
「嘘别吵」
「想安稳睡个觉就等着进坟场」
「喂使者 有橄榄枝」
「 我看到人带来」
「我很想 想到家 脸觉得快 快乐」
「满口谵语 数到七或许我有 罪」
「为何我有罪」
「若我说祂也」

试听苏打绿的歌《他举起右手点名》有感:

他们虽然也想音乐让更多人听见 但从来没有为了迎合大众而去选择音乐风格啊 如果说苏打绿第一张同名专辑是苏打绿小清新的曲风的话 第二张考试就变了 每一张专辑都不同 所有专辑放在一起才是苏打绿 但现在还不能是 因为下一张专辑 又是全新风格 他们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表达的事情 这次还是计划好的韦瓦第计划 然而下一次呢 又会让人吓一大跳 不经疑问“这还是苏打绿吗 ”然而 这就是苏打绿哈哈 不同于流行歌手 正如这次 金曲奖横扫 然而却选择休团三年 总是这样让人追赶不上 摸不清下一步要干嘛 这才是苏打绿啊
老实讲这首歌我听不懂,吴青峰那么火还不是因为他能在小众和主流中间斡旋得很好嘛,但是这次专辑的歌我觉得有些我是欣赏不大来的,旋律不那么上口了,歌词也变得更晦涩了,也许他们是想换换风格了吧,不知道他们的歌迷怎么想。

小提琴前奏带感节奏爆棚 加上青峰一种慵懒又带有审判的声线 整首歌绝对是冬专的一大亮点 还有对希特勒尖酸的讽刺和露骨的批判 通过文采飞扬的吴青峰一句句词一段段曲慢慢编织 一首超棒的歌曲 不想划分到流行歌和口水歌里面

苏打绿一直就是这样,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没有刻意地迎合市场。他们的风格确实多种,春专愉悦,夏专狂热,秋专古风,冬专庄重...各种风格跳跃,不再是最初喜欢他们时那种小清新的风格....其实,苏打绿的风格一点也不单一,他们是不一样的苏打绿,他们向我们证明了他们可以办到,无论是怎样的风格都可以办到。或许作为打粉喜欢久了后就发现已经可以接受他们的一切风格了吧,专属的,苏打绿的风格。

网易里没有了苏打绿,来了这里,这里的评论辣眼睛,这样一首歌,也有人撕,尊重音乐尊重音乐人不好吗?非要秀明明是下限还以为是优越?音乐本身不能比较,何况本身就是两种形态?回去多读读书不行就上上网看看歌词写了些什么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