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量歌曲《神曲》歌词 试听有感

那天你说要离开我的时候,我没有挽留你,不是我不爱你了,而是我觉得,与其让你在我身边跟我受苦,还不如让你去寻找你想要的生活和你想要的幸福。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会永远陪着你,可是,现在我要食言了,就让他来替我完成那我未完成的承诺吧,记住,李文君,我永远爱你,永远!

张洪量歌曲《神曲》

张洪量歌曲《神曲》歌词:

神曲 - 张洪量
词:张洪量
曲:张洪量
台北市新生南路
金华国中前一站
开住永和南势角的O南公车
装满了一个十六岁师大附中少年
对一个金华国中少女的初恋
人生中再也没有比这更纯洁的爱了
虽然她让我大学联考前还荒废学业
十八岁时台北医学院
与师大国文系的皇帝殿登山联谊
男女配对的丢钥匙游戏
我们就这样天注定似的走在一起
最终还是被不够爱她的我
祝福了给别人
可惜我那时不懂得珍惜爱
二十二岁
莫名其妙的一把火竟然燃烧起
同班五年都没感觉的同学
她出国后我总是在舞厅鬼混
她去了遥远的亚特兰大
青春难耐的我
不知不觉就跟她断了线
后来我在和平东路六张犁
安居街开了诊所
失去人生方向的我
夜夜跳舞到早上六点
后来认识了中山女中合唱团指挥
她让我在英国爱彼路录音室
有了寄托
她也让我在匹兹堡第一次
为爱落泪
失恋的我去了青海湖边的鸟岛
缺氧酒醉呕吐后
声嘶力竭的哭了好几夜
直到我看到拉萨西藏少女
的懵懂美丽童颜
后来我回到台湾
就跟她再也没见过面
长期感情空白中
我曾走入了北京的百花深处
她是无邪的花蕊
陪着她牵着自行车回她家
我还记得她害羞的脸
也许那次感觉
也是我对学生时代
单纯的爱恋最后告别
寒带来的那个女孩
曾说她好爱我要当我老婆
最后背叛了我到南方小岛
但我已经不再怪她曾经羞辱我
差点毁了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
从加拿大魁北克来的她
会在贝加尔湖畔跟我种下爱苗
横跨了西伯利亚铁路
都不知为什么
直到看到她在灰狗巴士车站
大雪中痴痴的在等我
零下十度刚下大雪
蒙特利尔的第一夜
很多男男女女分住的法式大屋
我住进了临街的房 冰冻的窗
星星满天很黑很蓝
她钻进了我的被窝
可是最后是那个
我在她读仁爱国中时
就认识的女孩
让我在四十一岁
对永恒不变的爱终于断念
都几岁了还不成熟
难道这生都不会再成熟
我也想过 我真的老了吗
倦了吗 不再青春亢奋了吗
为什么热情在胸中沸腾
更胜我十六岁初恋时
难道我还在等待寻找
那几十亿人中唯一的那一个
可能会爱我的人
明知越来越没有希望
却越来越渴望
我破碎了
之后
我也曾有前世今生似曾相似的恋人
那个芬兰的混血拉普人
也曾想将庞贝古城爱的刹那永恒
像火山爆发后
将时光用熔岩冻结
在法国南部海岸的601号公路
找不到生命的出口
坐着从巴塞隆纳出发
到伊比萨电音小岛的渡轮
忘了自我形体的彻夜的狂欢
只有当你迷失了 才看到你自己
恐惧及失去的梦
我想在米兰花下死
却只能最后空虚而归
满州里 南丫岛
还有保加利亚 斯洛伐克
我只看到欲望激情
德国柏林的化妆师
她那满是红灯笼的房间
喝着解酒的茉莉花茶
她爱东方她不见得真爱我
有一个千年前蒙古西征
留在黑海旁的子孙
在莫斯科舞厅告诉我
他好像他的祖先
引诱着突厥士兵一般地告诉我
沿着基辅往南走到了黑海边
你就到了奥德塞
那里美女像上岸产卵的螃蟹一样多
这么多的夜晚喃喃自语
天涯到海角的追逐
这么多的体会
我还是拼不回破碎的我
我变的更多了
追寻只有婴儿及疯子
可以感受的幸福
甚至对善良风俗挑衅
开始对小孩子时期
无秩序无爱情无烦恼的怀念
透过肉体蛮横的规律冲动
及万里长征的旅游劳动
想夺回长期被渴望爱情
无理性逻辑霸占的大脑领导权
但每次变理性的一秒后
我又开始不思考不用经验
只用本能的释放生命能量激情
好像困兽犹斗下
睿智少年的感情自宫
最终失去眼球的眼依然流出热泪
不得不承认
人注定是会被老庄嘲讽的井底之蛙
每次以为看开了 解脱了
以为深潜在海中了
其实根本只在河畔沾湿了衣裳
内心仍然隐藏着无法感光的黑暗
我想追寻那好像永恒的大幸福
却又舍不得每次的小幸福
终于连小幸福也渐渐消失了
渐渐 我越来越痛苦
渐渐 我变成更破碎的我
过去的我
小时候的我
以后的我 将来的我
似乎都连不在一起
每个的我都是碎的
我的世界好像真的毁了
我再也找不到爱了
突然奇迹般的有一天
就在我最颓丧的时候
走了千万里路
到了格陵兰一路里沙特的冰山
那不食人间烟火
美如天仙的梦幻灵山
终于让我依稀找回了
青春期初恋及理想
我似乎感觉到远方
有一面旗在召唤着我
似乎是我的灵魂在摇着一面旗
在远远的海中 大海里面
它在对我召唤
它好像在跟我说
蝴蝶来吧
这里才是你飞的世界
不要在水上飞了
下到海里来
这里是你的世界
你要知道
在海里头你可以飞得更好
你可以飞得更深
你可以感觉到你在天空
无法得到的那种解放
这里才是你永远的归宿
终于我下定决心斩断
我曾经待过的小天空
小湖泊 我抛弃掉这些依恋
这些舍不得
奔向最后能让我安居的幸福
小时候曾经拥有的
无拘无束的幸福
大海 那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那才是我体验永恒快乐的地方
我依稀触摸到那只无形大象的毛边
我又再度感受到
母体子宫羊水中的温暖
痛苦自虐 贫困快乐富有
性压抑性满足 不管哪一种
只要是有自尊能自傲的活着
都是一种幸福
亚里士多德无情的说
我爱我师 我更爱真理
又深情的留下一个遗嘱
要求将他埋葬在妻子坟边
我说 凡人最爱的还是爱人亲人
在凡人的世界
真理最后总是在爱与亲情前低头
格陵兰冰山 沉默看着我
无言的描述
那个小时候什么都爱我的我
那个小时候初恋的我
那个小时候不会说 我小时候的我
那个我还在我心中吗
那个我曾经离开过我吗
是我抛弃他还是他抛弃我
也许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也许他只是不想出现在
他不喜欢的成熟世界
那个我像神一样
有不同于人间的爱
有不同于人性自私的爱
有不同于所有男人所有女人的爱
那是什么样的爱
像神一般的爱
不求得到只有付出的爱
人间有吗 我有吗
我真的无怨无悔爱过吗
我真的爱过吗
我真的被爱过吗

试听张洪量歌曲《神曲》有感: